和咸鱼唯一的区别是

我爱冷CP,冷CP使我快乐

【阴阳师博狗】单身狗不狗

第一次用手机发文,不知道会怎么样……
听说产粮玄学有用

避雷:⒈CP:源博雅×大天狗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⒉现paro+学paro
         ⒊全程吐槽担当:雪女
         ⒋看个乐呵就好
*****
雪女一进咖啡厅就注意到了那个可以用“漂亮”形容的男孩子。
他并没有坐在亮堂宽敞的外围,反而选择了一个被大大的盆栽遮挡住的最里面的位置,即使这样,也被他的脸活生生的演绎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效果。
雪女忍不住靠近他,发现他不止一人——或者说,会不止一人。
他的对面是一杯咖啡,精致的咖啡杯里已经没有了热气,不知道他等了对面多久?小桌上还有一个红黑相间的礼盒,从外形上看,是巧克力?
啊,昨天是情人节来着。
他拿起面前的咖啡轻啜一口,校杂志社摄影部扛把子雪女立马拿起脖子上挂着的相机记录下这幅美人垂眸图,脑子里除了职业操守就是诸如“美人做什么都好看”“我真是太敬业了”此类的。
——下一秒,雪女直接冲上去一把抄起巧克力盒子想呼大天狗脸上,又看了看那张脸,实在是下不去手,只好把盒子往桌上一撂,一屁股坐在对面,大天狗殷勤的给她递上一杯柠檬冰水。
雪女把凉掉的咖啡往他那儿一推,拿起相机就开始摆弄,死活不理对面大天狗。
大天狗:“……”
略微有些坐立不安的大天狗:“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雪女深沉的回答他:“有。请听题: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基佬?”
“你是说酒吞还是茨木?”
“我是说你。”雪女冲他翻白眼,“有什么好问的?你哪次不都是给我整这出?永远都在最后一步踌躇不前。然后提前一小时在这里反思过去仰望未来,就是不肯活在当下。”
她掂了掂那个巧克力盒子,丢到大天狗怀里:“既然没法送给源博雅,那你就吃了吧,我对我的手艺还挺有信心的。”
一个哲学问题:雪女亲手做的巧克力,由大天狗送出,那这个算谁的功劳。
不知道,因为执行第二步的那个狗,怂。
“真是又浪费了你的一番心意,要是能知道博雅对我是什么感觉就好了。”大天狗轻抚盒子,雪女知道他在妄想些什么。
“三年起步。”她冷冰冰的说道,“狗子,不要忘记你是天才,一路跳级到这里,严格意义上讲,你还没有成年。”
大天狗红了耳根,支支吾吾的反驳:“……还不都是你整天给我灌输乱七八糟的事情……”
“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是我说你要是追到了源博雅一定是下面的那个,还是你们啪啪啪的时候别忘了戴套?亦或是我说我得看着你别让你一时情伤泡吧湿身湿心?”
“姐姐,你是个女孩子,还是个气质冰冷的美人,怎可如此黄暴白烂。”
“我这是在教你怎么保护自己,”雪女捋了捋头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看孩子的能力仅次于姑获鸟老师。”
“实话实说,你就是满脑子想让我被三年起步吧。”
雪女暼他一眼:“难道你不想?”
大天狗还想挽救一下:“我们可以纯洁的恋爱……”
“嗯,只蹭蹭,不进去。”
大天狗膝盖一软呈上贡品——昨天他收到的情人节巧克力,整整一大包,够雪女她们寝室的姑娘们当夜宵吃好久。
雪女把喝完的饮料瓶往垃圾筐一扔,随口问了大天狗一句:“怎么想起来点咖啡了?以前不都是只点色素添加剂吗?”
“咖啡是我想换换口味随便点的,冰水是老板娘送的,她还送了两杯呢,我喝完蜜桃才想漱漱口喝柠檬,你就来了。”
雪女想拿咖啡杯的手顿在那里,抬头,冲他挤出一个“我的脑残儿”的笑容,起身,轻轻抽走他手里的盒子,这次她没被那张脸迷惑,直冲着大天狗的鼻梁砸下去。
“我愚蠢的狗儿呦——”她拉起大天狗就往外冲,还不忘给老板娘打招呼表示下次结账。
老板娘三尾狐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目送智商和颜值成反比的学弟学妹离开。
你说这两个人呦……又不是情侣,整天在咖啡厅里腻腻歪歪,也不怕人误会。

雪女一路把他拉扯到图书馆后面的小树林里才放手,一路上两人收到236%的回头率,大天狗坚持认为是雪女背的包太大太吸引眼球。
“拿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它送到源博雅手上。”雪女把礼盒放到大天狗手上,“狗子,祝你幸福。”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等!大天狗宛如尔康经典姿势,问题太多了我不知道先问哪一个,比如源博雅是不是基佬或者你为什么要把我拉到小树林。
迟钝的后果就是他眼睁睁的看着雪女背着个大包渐行渐远。
其实雪女不会告诉他,她一怒之下想把大天狗拉去源博雅面前表白,大不了咱“挚友”不做了,也省的大天狗在这整日为情折腾,但是直到走到小树林她才智商上线,想起她跟本不知道源博雅在什么地方。
……
还好我跑得快,雪女如此想着,打算去武术爱好者协会找室友白狼玩儿,顺便跟妖刀姬学点防身术。
她美滋滋的想着,去寝室撂下大包,挑选了几个外包装好看的去犒劳武协的人们。

然后她对着新入会的源博雅目瞪狗呆,连附中来玩的山兔孟婆多拿了一份巧克力都没注意到。
从狗子的STK……不不不,狗子科普说过源博雅是音乐爱好者协会的,尤其擅长古典的笛子,或许是这样,源博雅的气质十分出众。
“我知道你爱他更深了,但是你追他的难度也深了。”当时雪女这么打击大天狗。
下次见面大天狗拿起笛子给她吹奏一曲,雪女仿佛看到高山流水。
山是喜马拉雅山,水是尼亚加拉大瀑布。
“你敢去和他合奏一曲演绎现代版高山流水遇知音吗?”
“他会不会觉得我gay里gay气?”
“哪有,您浩然正气的很。”

说回现在,白狼正在给雪女介绍“这是新入会的源博雅同学”,雪女想大妹子你别介绍了,我只差知道他内裤什么牌子的了。
这边的雪女神游天外,白狼忙着看住偷吃巧克力的山兔,没人注意到源博雅看到雪女后呆滞了一瞬,又很快换上笑脸跟她打招呼:“校知名摄影师雪女是吧?我知道你的哦!”
我知道你。
……我知道你。
……那个和大天狗走的很近的女生。
……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大天狗女朋友的女生。

三尾狐打了个喷嚏。

源博雅喜欢一个人,他叫大天狗。
他们第一次见面很狼狈,没有漫天樱花,只有满地泥巴。
那次校组织几个社团人员出去春游,音乐部的他和学生会的大天狗都在。本来计划好的游山踏青,被一场临时雨毁了个彻底。
大天狗体力不怎么行,在跟着众人山兔一样跑去避雨的时候,脚下一滑,直接摔到了路边。
哎呦我去那个泥泞哦……
这时候,一个人过来把他连拉带拽扶起来,大天狗才想挣扎一下说自己身上脏还有自己能走balalala,抬头就看到一张帅气的侧脸和闪闪发亮的绿色耳钉。
尼玛真帅,被淋的根本睁不开眼的大天狗如是想。

“实话实说,狗子。你认为我长得怎么样?”之后雪女这么问他,还略微有些心惊胆战。

情况紧急,两人也顾不上脏不脏累不累,只跟着大部队往山腰的凉亭跑,然后就被八面透风的凉亭吹的透心凉,心怎么也飞翔不起来。
因为风很大,大家只能往雨淋不进来的一面躲,十几个人堆在一起,宛如高峰期的公交。
初夏时节小姑娘们都穿的比较清凉舒爽,这就导致她们被淋了之后略微有些……养眼。
大天狗早就发现了这些,但是这也不是人家愿意的是不?挣扎着收拾自己的姑娘们没空理会更多,所以咱得学会绅士。
所以我才会一直盯着面前湿身play的大帅哥看,大天狗想。
这身材……啧啧啧,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腹肌,薄而有力,稳而不发,赶紧数数有几块。
专心致志的大天狗被脸上突如其来的触摸吓得有些慌了神,他开头一看,蓦然想到“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
四目相接,情意绵绵。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哪个姑娘的手机响了,源博雅立即收回咸猪手,大天狗赶忙低下咸鱼眼。

“等等,你们就这样……看对眼了?”雪女觉得不可思议。
“单方面。我就是觉得当时的博雅帅爆了,羞涩也帅,咸鱼也帅,头发淋的打缕儿,全身上下被冻得打哆嗦也帅。”
“基佬的世界我不懂,请让我保持一个直女最后的操守。”
“跟我混了这么久都没爱上我,你怎么敢说自己直?”

这场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被淋成这样,大家都没了继续的意思,只能狼狈的下山了。
交换了姓名的两人互相搀扶着,为了掩饰心里的小九九,他们还帮忙背了姑娘们的包。
然后暗骂自己是煞笔,姑娘们的包岂是大老爷们儿能想象之重,还一边死撑着。
到山下,源博雅邀请大天狗去他的出租屋收拾一下,理由是他的房子比宿舍楼近,还有他们可以不背这么多包。

“都这样了为什么你们还不告白!这么明显的双箭头!”雪女吼他。
“现在急什么,以后有你急的。”大天狗瞟她一眼,“还有,我们没有三年起步,你可以不用期待了。”

大天狗非常欢快的跟着源博雅去了他的出租屋(雪女:“你也不怕他是坏人就这么放心的跟着他走了!?”),一个高层的小公寓,两室一厅还有厨房和洗手间。
“你是一个人住?”大天狗问他。
“嗯,因为要练习笛子,不管是住宿舍还是跟别人合租都不太好。”
“这地段房租挺贵的吧?”
“还好啦,我还负担的起。”
玛德壕无人性。
“大天狗,你先去收拾收拾吧,我去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衣服。”
大天狗去了浴室,被镜子里那个落汤狗惊到忘了脱衣服。
湿了又干的浅黄色头发上面全是泥渣,脸上左一块右一块泥巴印,至于衣服上更是惨不忍睹,除了泥巴还有草屑,完全没有女孩子的那种美感。
why?就因为我跌了一跤吗?
大天狗欲哭无泪,死也不相信这样的自己会让源博雅一见钟情。
颜才是一见钟情的资本。
因为没有合适的裤子,大天狗也不能在别人家里穿的乱七八糟,只好穿着浴袍出来,然后给雪女打电话,让她帮忙带衣服过来,当时雪女被校报主编青行灯按住当苦力没法过来,只好求助大天狗的舍友茨木,让他领回了大天狗。
不过茨木的嗓门儿和肺活量真不是盖的,从源博雅的房子里叨叨到下楼,概括一下就是“雪女竟敢打扰吾与吾友相处真是罪该万死她这么心疼你怎么自己不来接你balalala”。
我倒是觉得雪女拯救了酒吞一会儿,大天狗想。

回去之后二人就把对方的资料扒了个底朝天。

“这就是你瘫在这里的理由?”雪女鄙夷的说道,雅座上的死狗一脸生无可恋:“你觉得这种颜值180身高180才艺180房产18000的男人,难追吗?”
“对不起我根本不考虑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
“呜……”
源博雅那边,则是认定了一件事:那天大天狗说的雪女,很可能是他的女朋友。
他不可能去做横刀夺爱的事情,更何况二人感情深挚如胶似漆一有空就去三尾狐的咖啡厅。
恨不相逢未嫁时啊……源博雅祭奠自己还没开始就逝去的爱情,就算是做朋友也好啊。
之后源博雅尽量按捺住自己的情绪以朋友的方式对待大天狗,哪怕见到大天狗和雪女一起走,也会笑着和他们打招呼转过头去暗骂自己躁动不安的心。
那段时间大天狗的微信名从“天降大义”改成了“宇智波天狗”,不过除了酒吞,那些心思比钢筋还粗的家伙们没一个注意到。

******
这么朋友下去这文就没法儿继续了,雪女也表示她身上的锅都能煮出一个鄱阳湖的水了,于是事情出现了转机。
转机就是那个“宇智波天狗”和有一颗善于发现的心的酒吞。
酒吞童子此人,抽烟,酗酒,打架,纹身,说脏话,但全校都知道他是个好男孩儿。
真的是全校,茨木童子深藏功与名。
学校宿舍是双人间,茨木和酒吞因为专业不同没在一间宿舍,但是酒吞的舍友荒川因为喜欢饲养鱼类而宿舍里没那么好的条件,所以他搬出去住了,这就导致茨木三天两头往酒吞宿舍跑,一周总要在那里住个五六天。
即使是这样,酒吞还是觉得提防着茨木的帅比室友比较好,一般这种男生,不是要求太高就是gay。
尤其是他整天和那个漂亮姑娘混在一起,二人却没有交往。
酒吞盯着那个“宇智波天狗”瞅了又瞅,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想不到那就付诸行动,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酒吞逮到了一只落单的雪女。
听完整个故事,酒吞直感慨茨木的行动力,你说要是他们要是有茨木一半的实诚直接求推倒不就啥事儿都没了吗。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不能有一丁点儿绿。为了防止大天狗饥不择食对窝边草下手,酒吞决定这事儿他管定了。
雪女直截了当把锅一甩,感觉神清气爽连天空都是这么湛蓝美妙。

就这样,酒吞茨木的日常闲暇从打篮球压马路沉迷学习啪啪啪变成了沉迷学习啪啪啪和助攻,集合地点是酒吞宿舍。
“为什么不是你来我们宿舍?”大天狗问他,酒吞给他展示了自己的私藏。
大天狗知道酒吞的宣传语为什么是酗酒而不是喝酒了。

一个月之后,大天狗两眼呆滞坐在酒吞床上,开了一瓶啤的对瓶吹。
茨木跨坐在椅子上,一脸同情的看着他,连他坐在酒吞床上这事儿都不管了。
酒吞倚在床尾栏杆那儿,盯着这两个刷新他对“挚友”认知的人,觉得就算是大天狗脱光了钻到源博雅床上,源博雅都能给他套上衣服好生安慰然后自己去睡沙发。
“最惨不过弯恋直,最虐不过直掰弯。”酒吞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我们从最基础的做起吧,先把源博雅掰弯。”
大天狗一脸沮丧的打掉他的手:“谁去?”
酒吞和茨木觉得此处可以保持沉默,于是他们十分默契的喝了一口,没人回答。

此间他们进行了方案一二三,在二人酒池肉林画风的带偏下,每个方案都有点三年起步的意味。
被雪女教导的乖乖仔:“!!?三年起……?!”
茨木:“哼。”
酒吞:“呵。”
“!!!”
好像知道了些什么的大天狗一脸呆滞的看着茨木熟门熟路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瓶润×剂和一盒安×套塞到他的背包里,刚想阻止就被酒吞一招撂床上了。
躺在床上的大天狗看着两张奸笑的脸,一度想起了被基佬支配的恐惧。
“把我们想成两个源博雅试试。”酒吞开口。
一路往酒池肉林方向撒欢儿狂奔的大天狗眼镜不自觉往背包上瞟。
孺子可教也。酒吞茨木微笑:)

一次他们尝试在拐角处二人相撞,大天狗随便拿什么泼源博雅一身,然后邀请源博雅去他的宿舍换洗。茨木要非常配合地锁上所有橱柜让源博雅没有合适的衣服,只要大天狗给力点,明天他们就能happy end。
大天狗极力反对不给源博雅留衣服,他亲自选了一套白衬衫黑裤子,一件极其透明另一件极其修身,于是酒吞茨木笑而不语。
所谓青出于蓝胜于蓝。
第二天,大天狗端着一杯不冷不热的饮料等着源博雅经过。
指导老师酒吞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假装若无其事,茨木开始喝第三杯奶茶。
来凑热闹的雪女给他们带了点心垫垫胃,一齐加入等待源博雅的大军。
之后她接到灯扒皮的电话,说武协去聚餐了,邀她去蹭饭。
悲愤的大天狗喝光了茨木所有的奶茶。

一次酒吞决定来次大的,他随便找了个借口把大天狗反锁到了体育器材室里,还把他的背包扔了进去,不知道酒吞搞什么幺蛾子的大天狗一脸顺从被没收手机,被锁在器材室五个小时。
窝草尼玛……老子想去厕所!老子手机呢!酒吞你等着老子回宿舍就让你绿老子说真的!大天狗内心咆哮。
源博雅打开门,就看到一脸凶神恶煞的大天狗。
窝……草……尼……玛……酒……吞……童……子……
觉得自己脸都丢尽的大天狗没注意到源博雅一脸的关切和想拥抱他又撤回去的双臂。
酒吞顺着茨木的力道倚到墙上,笑着看茨木抽走他嘴里的烟,两张脸越凑越近……
一只疯狗从远处奔来,一手一个呼脸上把他们分开,怒气冲冲钻进厕所。

再后来,酒吞犯愁了。不是因为大天狗,而是名义上的室友荒川给他塞了个新室友。
新室友名为荒,他原来住的是四人间,除了他之外的三人都是人来疯,不嗨到天亮不睡觉不等到天黑不起床,并不合群的荒拜托他的朋友们支个招,荒川给了酒吞几大箱好酒,酒吞一个把持不住答应了。
没事儿,等那只废狗的事儿成了,他搬出去吃香喝辣,本大爷就去和茨木住。喝着酒的酒吞安慰自己。

荒是个好孩子,进的了考场出的了食堂,既能打架出招无踪影又能夜市撸串到天明,除了不爱敲门外,其他一切酒吞都很满意。
荒也有自己的理由:我进自己的寝室,敲什么门?再说了你又没用违规电器还怕突击检查不成。

昨天他们隔壁的宿舍楼某间突起浓烟,一股电路烧断的味儿,关键是门还锁着没法进去确认情况,幸亏报警及时才没酿成大祸。
很快起火原因查出来了,就是乱用违规电器导致的,学校立即组成突击小队随时突击。

坏事传千里,校宿舍起火的事情第二天就传遍了周遭地区,但传到附中的山兔那儿已经成了“有间男生宿舍起火,不知道具体是哪儿”这种超简略版本。
吓得山兔一蹦三尺高,立马冲进大学要去找酒吞确认他安不安全。
没来过男生宿舍区的山兔傻眼站在大门口,嗯?出来一个帅哥,去问问他好了……
源博雅对小孩子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们交谈过后,源博雅知道了她是听说昨天的火灾后来找朋友的。
酒吞么,篮球队副队,下一届队长不二人选,校社团联谊的苦力之一。
校社团联谊,又称校相亲大会,主角是运动款的汉子和文艺款的妹子,篮球队和音乐协会是其固定队伍,这一来二去,苦力源博雅和苦力酒吞怎么也得认识了。
放这么个小萝莉进男生宿舍区还不立马引起围观,所以源博雅带她去了酒吞所在的的宿舍楼,路上遇到了自习室回来的荒。
源博雅认出那是酒吞新室友,毕竟那张脸很难忘掉,于是他们互相打了个招呼,三人行了。
荒此人,和所有人一样,进自己寝室不带敲门的。
门口的三人看着大天狗被酒吞和茨木压在床上的疑似3P画面,静默十秒。
荒手疾眼快捂住山兔的眼睛:“这世间竟有如此淫.乱之事!”
源博雅眼前一黑脑子一热怒火攻心,冲进去推开酒吞和茨木——被惊呆的俩也没有反抗——抓住大天狗的手腕就把他往外拽。
门口的荒赶紧带着山兔闪开。
“谁绿了?”他问。
“什么绿,那是教学指导,大天狗迟早感激我。”
那是,要不是打不过你们,源博雅早撸袖子上了。

源博雅知道自己的愤怒没有道理,人大天狗想做什么是他的自由,哪怕人家想劈腿找俩基佬玩3P呢,又干他何事?他就不能像对待雪女一样平静的对待吗?
对了!雪女!我是为了防止雪女绿!源博雅给自己找借口。
而大天狗,自从被源博雅拽走就一脸懵逼。
博雅的背影还是一如既往的帅,这发型如此潇洒不羁全校仅此一人,还有这愤怒的表情和紧拽的力道……
愤怒……?
和俩行走R18混久了,大天狗后知后觉想起了平常人眼里他们的指导教学不堪入目到什么地步。
当局者的大天狗见到基佬前辈就求指导,完全没想到人家是朝朝暮暮水到渠成,能传授给他的只有play姿.势,跟他这种从头开始的一点都不一样。
“等等博雅我可以解释的!你先听我解释好吗?”完了一开口就是雪女最近沉迷的琼瑶腔,这时候正常发展应该是博雅捂着耳朵伤心落泪表示你无情你无义我不听我不听……
其实源博雅根本没注意到大天狗在说什么,他一直在深呼吸平复怒火,直到感觉可以不在大天狗面前失态让他察觉出什么,才转过身,放开手。
完了,要说些什么……大天狗才想找个合适的借口比如摔倒了之类的来解释3P画面又觉得这理由骗鬼呢,就听到源博雅哑着声音开口:“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告诉雪女的,你以后……别做这种事情了。”
人在绝境的时候智商会突破天际,有如此时的大天狗。
大天狗的智商好比被镰鼬山兔妖琴统统拉了一遍,联合此时语境及以前的事情,三尾狐的话回荡在他脑海里:又不是情侣,整天混在一起不让人误会么。
博雅认为他和知心好妈……不是,知心好姐姐雪女是一对?
所以基佬三人组的酒池肉林计划行不通是因为博雅把持得住不对情侣狗下手。
不愧是博雅,真有原则✔
博雅和雪女不熟,两人连见面都很少,照理说他不会为了雪女发这么大的火……
直男看到基佬3P应该是调侃厌恶直接走开而不是直截了当拽走其中一个当事人……
这一切整合起来想……
想……
想到的只有一个。
大天狗为那个结论惴惴不安又欣喜万分。
如果呢?
如果,是真的呢?
我喜欢博雅,这么巧,博雅也喜欢我……的可能性,是多少?

“源博雅,我喜欢你。”
还是,开口了啊。

被一记直球打懵的源博雅:??!!!!
经历了心上人不是单身→心上人劈腿(?)→心上人给自己表白的源博雅:!!!

大天狗鼓起勇气抬头,看到呆滞的源博雅。
很好,他给自己加油鼓气,博雅只是呆住了,并没有对他的表白产生一丝丝的厌恶。
“我和雪女没有交往,酒吞和茨木他们才是一对,我……我喜欢的只有你!”趁现在,一口气解释清楚。
嗯?怎么还呆着呢?
被酒茨二人实打实干的画风带偏的大天狗脑子一热心一横,双臂环上源博雅的脖子踮起脚吻上他的嘴角。

终于消化完所有信息量的源博雅又懵了,不过这次他没懵很久。
大天狗一触即离,又被源博雅一手搂腰一手按住后脑勺狠狠地拉回来,吻住,结结实实体验了一把窒息的感觉。
茨木给他的那堆“安全措施”有用武之地了,大天狗迷迷糊糊的想,又搂紧了源博雅。

“阿嚏!”雪女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愉快的冲青行灯喊:“老大我要请病假!”
灯扒皮头也没回,一个包子抱枕砸了过去。

完。

一些碎碎念,与正文无关
⒈雪女带大我全家,来的晚的姑姑都是她带起来的
⒉跟荒哥组队,从来没看清过他是怎么出招的
⒊山兔去隔壁大佬寮蹭了三次葫芦酒,勾搭来三张酒吞碎片,只要兔兔再努力47次我就有整个吞吞了!【哭】
⒋按照原来的大纲,雪女cp不是妖刀姬就是青行灯,吓得我赶紧改了所有大纲
⒌乱用电器导致火灾源于真实生活,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是造成了很大的财产损失,大家一定要注意用电安全。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