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咸鱼唯一的区别是

我爱冷CP,冷CP使我快乐

【鸣佐】最近的木叶也很和平

无逻辑,流水账。

有些微带卡 柱斑


无限月读的世界


“带土,这火影之位你什么时候接过去。”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非常认真的问宇智波带土。

带土早就知道五代目火影是自己没跑了,只是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到了。

“老师,这不急……”

“不,带土,你不知道,这很急。我和玖辛奈的蜜月都推迟十来年了。”

……你们这么恩爱鸣人他知道吗。

“木叶医院主治医师从10岁开始就期待这一天。”

“琳她……”

“从12岁开始卡卡西一直都想当你的直属暗部。”

“……这我知道。”

“快点吧不然鸣人得多大才能当上下下一任火影。”

“老师下下一任火影是佐助的!”


宇智波家无废物。就算是小时候再挫再吊车尾的带土,也在12岁那年开了万花筒写轮眼从此升职加薪出任警备部队员迎娶——先别管他会迎娶谁——成为人生赢家走上人生巅峰。

宇智波斑兄弟之后多少年没见过万花筒了啊……整个宇智波热泪盈眶,带土这孩子果然大智若愚。

之后小带土几岁的天才止水也开了万花筒,喜滋滋的富岳和带土那次一样连夜找止水谈话——后来据族长说,两次了,他的语言几乎是崩溃的。

又过了几年,万花筒的热度过去没多久,一直归止水教导的宇智波鼬也开了万花筒,这简直不能更骄傲,富岳和木叶也加强了对三人的保护。(但是三人貌似不怎么需要,止水和鼬甚至在练习怎么避开这些“保护”。)


一直到现在。


10年前谁能想到宇智波百年难得一见的吊车尾居然会成为火影呢。带土心想,同期的阿斯玛对火影之位一点兴趣都没有,卡卡西认定了要当带土的暗部,琳一直忙着治病救人,家里的两个天才没被选上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只能互相理解对方说了啥。

火影继位很麻烦,又要通知大名还要通知各个国家,有时候还得让叛忍知道省得他们砍错人,折腾了一段时间,在三月份,带土成了五代目火影。这是第一个宇智波火影。

上任第二天,带土想找老师了解一下工作详情,却得知老师和师母昨夜撇下独子跑去水之国度蜜月去了,还非常放心的把鸣人交给了带土。

戴着火影帽的带土与拿信进来的奈良鹿久面面相觑。

“真麻烦啊不然我让鹿丸来帮忙好了。”

“多谢鹿久前辈,但是鹿丸他才12岁吧?”

“啊啊、真麻烦哪。”


带土带的班名为“火影班”,成员是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樱,三人的资质都不差,尤其是自家的佐助,7岁的时候丢的苦无准头都可以媲美自己12岁的时候了……咳。鸣人是老师的儿子,体内封印着九尾狐,这导致他的查克拉量多到异常,当然,九尾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对外说的是鸣人体质异于常人。还有春野樱,一个聪明到不行的小姑娘,虽然实力上可能抵不上男生,但是智力上绝对是杠杠的。

“那就散养吧。”带土决定。

“火影大人,请不要让‘火影班’的名号蒙羞。”鹿久提醒他。

带土仔细想了想历代火影班出来的人物,觉得任重道远。


火影班成立的第一天,带土决定给三个小孩儿一个牛哄哄的印象。他都想好了,就在第七演习场,那里有一棵好大的树,他要穿着火影袍子,背对三个小孩儿,不能立即说话,要等他们面面相觑很久终于不耐烦地出声喊他——有鸣人在这个时间不会很长——这个时候他就要讲一些高深莫测的,就说“木叶”和“火影”的起源好了,他半边脸被砸毁后本以为求生无望,谁知道竟然遇到了私奔——不、不是——一起周游世界的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千手柱间的医术世间无二,还用量产的木遁细胞给带土缝了半拉身子——那手艺,卡卡西至今都后悔看到过,琳更是发愤苦读医书直到亲手操刀把带土身上的麻花变成蝴蝶花。

被救下来的那段时间里他与柱间相谈甚欢(看来带土自带的萌煞中老年人的气场是不分时间地点随意发挥效果的),柱间一有空就和他唠,带土也不是会打断老人家话的人,建村的事被柱间当成儿童睡前故事讲,现在带土还能唠上几段呢。

当年的小带土被柱间说的稀里哗啦的差点就被斑清理门户,他相信自己也能把三个小屁孩儿说的热泪盈眶!

壮士!干了这碗木叶安利!


带土在帮老奶奶提菜篮子回家的路上想着自己的计划,感叹人生世事无常。

“卡卡西,你去……”

“我的责任是保护火影。”

“规矩是死的!你能不能变通一下啊!”

“不能。”

“死板!”

“带土,总共三个人,两个都知道你是什么人。”

“不是还有一个吗!我想给人家小姑娘一个好印象。”

“恭喜你,以后不用‘费尽心机’伪装自己的真实智商了。”

“卡卡西,你刚才鄙视了我的贤值吧。”

“不,这可是木叶机密,怎么可以随意泄露。”

“卡卡西你的嘴巴还能再毒点吗。”

“你想听吗?”

“你刚才笑了吧!绝对笑了吧!”

“对呀。”


春野樱是火之国木叶忍村的一个普通村民,忍者学校的一名普通学生。因为高超的记忆力和洞察力,她被选入五代火影宇智波带土亲自带的班,另外两个同学分别是四代火影波风水门之子波风鸣人和宇智波族长的次子宇智波佐助。

哎呀以后就能和万恶的官二代富二代一起当伙伴了真是让人不爽呢呵呵哒。

虽然是富二代官二代,但是废材也不可能进入火影班。宇智波佐助从一开始就是全校第一,平时认真的样子直接导致伊鲁卡老师不忍心拿宇智波鼬当他的榜样于是他拿了波风鸣人:“佐助,要学会劳逸结合啊,就像鸣人一样。”

这很让纤细敏感的宇智波少年受伤:我还比不上那个文化课倒数第一的家伙吗!

一直围观的春野·少女·樱表示佐助同学你脑洞好大快点堵上。又转念一想,佐助同学纤细敏感的内心恐怕与从小受到的勉励有关。一般人家都是“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佐助同学则是“你看看我们家的孩子(此处特指宇智波鼬)!”


还好宇智波鼬是个究极弟控。


说起来宇智波·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别给我提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止水和鼬·佐助同学为什么这么抵制文化课倒数第一的波风鸣人同学,还和鸣人同学的忍术实践课有关,满分十分的实践课授课老师给了他十二分,因为他学会了影分身之术——由二代火影发明,因为对查克拉量要求的很高所以没多少人学会,被宇智波斑一通嘲讽后把此术封印并甩卷轴糊了斑一脸:“有本事你去学啊呵呵哒。”

当然,春野樱能肯定,鸣人自创的色诱术绝对能拿到一半的分数。

要不是文化课倒数第一,这全校第一的名头指不定是谁的呢。


春野·第二名·樱独自站在第七演习场最大的树底下,无聊得想着往事,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早知道就听鸣人和佐助的晚三个小时再来了。”

她的少女心受到了伤害。


事情从入学半年后伊鲁卡老师当着佐助的面表示“佐助你学学鸣人”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波风鸣人同学成了宇智波佐助同学的在意对象。

这里要提一下两个正太的相貌,佐助黑发黑眼白皮肤又不失英气,忍校校草没跑;鸣人金发蓝眼黄皮肤,本来能与佐助一争校草之位,但楞是被个人卫生比了下去。佐助出身名门望族个人形象代表家族所以整天白白净净,他们的一个学长日向宁次也是这样;鸣人则是整天和鹿丸丁次牙他们乱跑乱跳弄得满身泥汗,玖辛奈表示鸣人你交到了这么多朋友妈妈好开心走妈妈带你去公园玩沙子,水门下班后就看到笑嘻嘻的泥人×2

啊好幸福,水门大大给老婆洗头发老婆大大给儿子洗头发。

另一件事是,早在佐助对鸣人有迷之关注之前,鸣人就看佐助不顺眼了,但看宇智波小少爷不顺眼的人多了挨个瞪过去佐助还怕眼睛疲劳开不了写轮眼。多亏了伊鲁卡老师,您真的是牵线红娘再世月老丘比特人。


春野·我的人生究竟怎么了·男神全是迟到狂·樱想到此处,特别庆幸五年前没把一颗春心交付给宇智波佐助那个基佬。


每次发放文化课成绩单的时候,鸣人佐助都是不去看的,因为结果毫无悬念,自从伊鲁卡老师牵线后,成绩单前就出现了远远观望的人×2

彼时的小樱还是个看到帅哥会花痴的少女,她刚想以“宇智波同学考的真好啊”搭个讪,就发现男神有意无意瞟向某个方向。

等等这个方向我记得站的人是……

同样来看成绩的鸣人同学。

……你们是来看成绩的还是看人的。

呦呵鸣人光明正大的瞪你瞪地这么欢你居然还笑得出——鸣人你又笑什么!

小樱左看右看,发现两人隔着大半个教室和形形色色的人,抖着肩膀轻轻的笑。

我好像get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不会被灭口吧。

小樱有些晕乎乎地回到座位坐下,在她转身之后,后面的两个人在对方的眼中,发现了笑着的自己。

其实小樱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会这么幸运成了两个天之骄子的搭档是不是因为她撞见这俩的次数太多于是这一次也是这样。


“当然不是了,小樱你是凭自己的实力让他们刮目相看的。”小樱的第二个亲传师父野原琳这么告诉她,“而且啊,照顾两个笨蛋天才很不容易吧?”

“嘿嘿,天才果然都是笨蛋吧!”


现在小樱已经记不清第一次撞见他们在一起修炼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对,他们在一起就是在修炼!丢手里剑,拿苦无对战,而且两人实力相当,哐哐哐一阵后头抵头躺在地上喘。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两个月前不还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吗。围观了全程的小樱总结道。


中间有段插曲,佐助向鸣人展示家传豪火球,鸣人想学没学会,之后不知为啥玖辛奈阿姨帮鸣人请了三个月的假,回来后鸣人就学会了影分身术。

后来第七班闲聊的时候小樱才知道鸣人是脑子抽抽去偷看了禁术卷轴,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学会了第一个术,四代火影不能徇私,所以囚了鸣人两个月。

囚?在哪儿囚的?

警备部?

宇智波警备部?

宇智波?

这才是当年全班担心佐助淡定的原因?

我真是一点也不想知道你们在那两个月里发生了什么。

等等?玖辛奈阿姨不是请了三个月的假吗?你怎么只关了两个月?

三人查下去才知道原来给两边传递消息的是佐助的哥哥鼬。

“原来如此啊我说……什么‘因为表现良好所以减刑但是不能让别人知道因此你就住在佐助房间里一个月吧’都是……”

佐助给了鸣人一下子。

“……神助攻啊我说!”


又过几个月,鸣人的文化课成绩爬到了中游。

班里人大呼奇迹,伊鲁卡老师要请鸣人吃拉面庆祝,只有小樱注意到了佐助注视着欢呼的中心,也笑了。

“真是个大白痴……”他轻声道。

不你们两个都是白痴。淡定围观鸣人回头冲佐助比大拇指的小樱的心声。

事情到此为止都是优等生和吊车尾和和乐乐共同学习共同进步的友情故事。小樱也以为她看到的是一个化干戈为玉帛的同学爱直播。

直到——

“鸣人最近怎么了?不和我们一起恶作剧了不说,现在连便当都不和我们一起吃了。”

偶尔一次,她听到丁次这么说。

“对啊这小子一放学就跑个没影没踪——难不成他在约会?!”

牙你想多了他只是去学习啊。

“真麻烦啊,直接问他不就好了。”


下午放学后。

“鸣人要不要一起去吃拉面?”牙邀请他。

“不要了我先走啦改天我请回来!”

“鸣人你怎么这么急啊不会是去约会吧?”

丁次发誓他只是随便一说而已。

“嗯……”鸣人居然真的停下思考了一下,然后又笑的见牙不见眼:“嗯!我要去约会!”

等等你先别!你知道约会啥意思吗!不不不对!你约会对象不是——

小樱猛转头看向佐助,发现他很淡定地在收拾书包。

啊转的太猛了脖子好疼。

直到听到牙吼鸣人“臭小子你和哪个女生去约会了快点说!”她才后知后觉:为什么我要看向佐助同学的方向!

不过鸣人的约会对象啊……

吃完饭去看看吧,以她的幸运度指不定就能看到呢。

一个小时后,她在南贺川边看到了一边泡脚一边研究周末功课的两人。

“咦鸣人你这么快就约完会了吗?”

“哦!小樱啊!真巧啊你也在这里!”鸣人听到后冲她打招呼。

居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不过这不是重点——

“鸣人你不是去约会了吗?”

“对啊!我现在就在约会啊——佐助你干嘛打我好疼的!”

鸣人,你一脸笑容地甩了一颗重磅炸弹你造吗。

“咦小樱你要走了吗?不一起学习吗?”

小樱露出现在能展现的最美笑容:“我东西坏了,要回去修修。”

“哦!你一定能修好的!回去路上小心点啊!”

“再见,春野同学。”

滚蛋吧,老娘的三观怎么可能修的好。

回去的路上她冲进书店把攒的用来买发卡的钱全拿来买了书。

《你是我的眼》,作者野原琳。


毕业分组的那一天,大家都很紧张(猪鹿蝶三人组除外),毕竟以后的日子可就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度过了,关系不好的可不行。

就在这天,井野拿来一朵玫瑰说要给佐助告白。

作为木叶好闺蜜,小樱好心劝井野放弃,不要招惹一个准基佬。

只是她想到了基佬,佐助,宇智波,又发散思维想到了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宇智波斑,千手柱间,以及关系很好的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

这样她错过了劝说井野的时间,虽然井野也不一定听她的就是了。

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当众表白是像一个不知心意的男生表白是需要勇气的。

宇智波佐助进来了,井野把花藏在身后,大步向前。

“佐助同学!”她叫住他。

“嗯?”佐助站在她对面。

井野这么高傲的女孩儿当众表白被拒绝……

小樱心头一急,她不能让井野说出告白的话——

“佐助?井野?你们在干嘛?”闭嘴鸣人你个粗神经看不到这是在表——

鸣人?

对啦鸣人在这儿!

小樱不知从哪儿来的怪力,她抓住鸣人的后领使劲往前一扔——

(路过的野原琳立即对五代目表示此女前途不可限量你先帮我养一阵等她成了中忍我就收个关门弟子。)

“呜呜呜哇哇哇哇哇!!”

“小心啊你们两个!”

“鸣人?!”

“哎哎哎?!!”

什么样的力道能让一个丢出去的人准确地撞到另一个人的嘴唇上并且没造成任何流血事件是小樱一直奇怪的,不过,反正今后也是一组的慢慢研究好了。

意外的kiss,但是当事人两个貌似没那么意外。

鸣人有些狼狈地爬起来,又把躺在地上的佐助拉起来,然后两人拍拍身上的土,互相确定没有磕伤碰伤之后默默的回到位置上,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看天看地看留在讲台上没人处理的那朵玫瑰就是不看对方。

不管怎么样,小樱阻止了井野的告白,可喜可贺。

至于井野的精神有没有受到什么精神冲击……至少猪鹿蝶组合是内定的她不用再受冲击了不是吗。

至于全班的精神有没有受到损伤就不是小樱关心的了。


三个小时后,一对小基佬姗姗来迟。

“佐助我们来早啦!”欢快的声音。

“嘁,那个贤二当了火影还是老样子,迟早给木叶抹黑。”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

“哦!这不是小樱吗!来的好早啊我说!”

呵呵你们还知道来啊老娘都回忆半天把剧情全交代了。

“佐助同学,鸣人同学,你们是一起来的吗?好巧啊!O(∩_∩)O”

“不是啦!我爸妈不是去旅行了吗,所以最近我是住在佐助家的。”

“下次我们去叫你吧,来这么早也没用。”

谢谢你佐助同学你真是一个绅士,但拯救不了我被闪瞎的心。

“嗯!谢谢你们!O(∩_∩)O”

老娘果然是淑女。


一刻钟后,小樱见到了带土,他把卡卡西介绍给他们,因为火影毕竟很忙,有的时候还是让卡卡西带他们。

“带土叔你是在把责任推给卡卡西先生吧。”

“我不是,鸣人,火影真的很忙,有时候没法照顾你们,卡卡西来正好。还有你要叫我哥。”

佐助问他:“你怎么办?”

带土回答他:“忙的时候不见人,不忙的时候带你们去做任务,偶尔去一起吃个饭……养你们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说的是暗部的工作。”

“放心吧,暗部那边止水和鼬可以忙的过来。”

“你奴役我哥!”

“佐二助你的重点呢!”


火影班就这样定下了两个老师,一个是五代目火影宇智波带土,一个是五代目火影的直属暗部旗木卡卡西。

解散后,小樱为了缓解自己的电灯泡身份问他们俩关于火影暗部奇怪的夫妻相问题。

佐助回答她说,小时候四代火影班去执行任务,琳被一伙叛忍抓住,营救的时候卡卡西替带土挡了一招瞎了一只眼,带土也因此开了写轮眼,撤退时带土为救卡卡西被巨石砸了半个身子,他以为自己要死了死死活活要把露在外面的写轮眼给卡卡西,琳忍着巨大的痛苦给他们做了换眼手术,之后卡卡西大发神威用一只写轮眼弄死了所有叛忍,山洞塌了,悲痛的卡卡西和琳互相拉扯着离开……

谁知道带土运气爆表遇到了千手柱间,得到了宇智波斑的军团扇,还开了万花筒写轮眼,在卡卡西和琳被雨忍组织围攻的时候从天而降救了他们不说还让卡卡西一个激动开了万花筒——

之后带土各种以死相逼不让宇智波挖卡卡西的写轮眼,甚至撒泼耍欢求柱间让斑出马平息此事没想到惹怒了家族观念挺重的宇智波老祖宗——

(以上内容由小樱根据佐助同学的三言两语及野原琳巨作《你是我的眼》丰满扩张而成。)

这么说老娘以后要和两对基佬共事。

春野樱表示她的内心有点崩溃。


END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