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咸鱼唯一的区别是

我爱冷CP,冷CP使我快乐

【荒目】脑洞片段

我家川崽技能511了好开心^_^
想把他宰了养二哈,然后发现我买不起转换券


没啥卵用的设定:B川×O连

固有印象要不得

——————————

一目连坐在吧台前,半撑着脑袋,偏头盯着舞池里的姑娘们看。


大胸翘臀细腰长腿配上清凉的衣服,养眼极了。


青行灯一听啤酒Duang的扣在他面前:“回神了,人夫。”


“不回。”


“荒川不在这儿,没法吃醋。”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是围着丈夫转的那种傻O?更何况他还是B,根本掌控不了我。”


青行灯幽幽的望着他,语里夹杂着同情:“你终于憋坏了?”


“没憋着过,我丈夫一夜七次一次一小时。”


“那你是和按摩棒结的婚。”青行灯打断他的话,“你在忧愁你们无标记的关系吗?”


一目连轻笑一声,想掏烟又想起来这是无烟区,只能晃荡着那听啤酒,道:“我从来没忧愁过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爱他,他爱我,心里的标记比肉体上的标记牢固的多。”


“只是,日子过的久了,难免有些误会。”




起因是一目连在查找资料的时候不小心点开了一家网店,明晃晃的一排“安慰你辛苦的爱人”广告语闪瞎眼。


再一瞅,哦豁,量身定制情趣套装,


这个,如果和阿川一起的话……一目连面红耳赤,想想那个场景后面就想湿。


羞耻心作祟,一目连点开销量最高的猫耳女仆装迅速选好型号下单付款,没看到赠品也没注意后面那些总裁秘书套SM套村长寡妇套什么的。


几天后,一目连从包裹里翻出了一套胸部极不合身的黑白相间的女仆装,几个颜色各异的猫耳发卡,一套不怎么走心的女式内衣(Bcup),两个连着猫尾的按摩棒,过气网红童真杀手毛衣,以及白丝黑丝蓝白丝,和一盒避孕套。


我的天哪……一目连刷刷两下把东西全塞箱子里打算扔了,转念一想,他和阿川结婚后,一直没搞过什么情趣。


结婚前也没搞过。


龙阳十八式不算,床上只会骑乘式和传教士的人都该为自己可怜的姿势库流泪。


最后一目连只扔了那套女式内衣。


穿了不如不穿。

一目连身形小,所以这套衣服他很轻易就穿上了。


胸前空荡荡的,早知道应该定制的。


对着落地镜转了一圈,纯白的丝带在脖子上系成蝴蝶结,又细又短的小吊带只能装饰下肩膀,半露的前半身,全露的后半身,和家里围裙的区别在于它还有个齐臀百褶裙。


早知道还不如玩裸 体围裙呢,至少胸前没那么尴尬。


尴尬怪异的不止胸部。


一目连转来转去,总觉得别扭的很。


是他的纹身显得太爷们儿了?和这身软妹……软汉装不配?


还是转裙子的时候动作幅度太大会露出四角内裤?


要不是没穿黑丝?


一目连散开头发,真空上阵,穿上丝袜,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思来想去,他归结于没说那句经典台词,吃饭洗澡和啪啪。


于是一目连对着镜子练习了三分钟的制服诱惑,以荒川对他翘臀的热爱程度起誓,荒川绝对不会选前两项。


把猫尾按摩棒润滑剂套 套在床头摆好,一目连瘫沙发上等着荒川下班。



荒川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些事情要发生。


细数最近事业爱情,都没什么大事,难道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荒川这边倒车入库,那边一目连听到他回来,早已跪坐在玄关前等着。


荒川打开门,就看到一个诱惑的阿连冲他甜甜一笑:“欢迎回家,主人,您是先洗澡,先吃饭,还是先吃……”


“你又把我鱼喂死了?!”



“想笑就笑吧,你妆都憋花了。”


吧台前传来诡异的哼哼哼的笑声,一目连已经预料到他要成为青行灯朋友圈的素材了。



事情以一目连差点把荒川摁到鱼缸里结束。


不是一目连家暴,是荒川根本没(敢)反抗,事后一目连抱胸盘坐在沙发上生闷气,遮不住的短裙下露出大片春光。


荒川只能拿出毯子披在他身上裹了一圈,熊抱住,亲亲抱抱摸摸头。


把人摸舒服了,确定人裹毯子里不会轻易暴动,荒川直视一目连:“阿连,你照镜子了吗?”


我就是对着镜子练习怎么勾引你的。


一目连乖巧的嗯嗯点头。


“那你知道你这肌肉兄贵身材配上女仆装很违和不?”


一目连终于知道一开始的违和感来源于哪里了。


没有哪个女仆八块腹肌脚裂大地的。


坏了恼羞成怒要暴走!荒川立即摁住一目连一段长吻把人吻的晕头转向,“没关系,我喜欢。”


你就给我睁眼说瞎话吧你!一目连决定今晚榨干他。




“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既然你幸福的要死为什么要来酒吧消遣?”


“嗯?我等阿川来约会啊?”


“滚出去。”

——————————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