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咸鱼唯一的区别是

我爱冷CP,冷CP使我快乐

【荒目】他和他的几个片段

B荒川之主×霸气O一目连

斗技被六星连爷欺负后的产物,性格OOC×300!!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片段,是很不连贯的片段!

——————————


正在上课的荒川收到一条讯息,“阿川,我在北边那条小道上被人堵了。”

发件人是一目连。

“叫你们残联的茨木去。”

迅速给一目连回了信息,荒川随手把手机塞回书桌,专心致志听课。

那边一直没回讯。

荒川心不在焉,怒气阀门有点关

该死的!这死老头在讲什么?旁边的女生能不能别补妆了?后面那哥们儿能不能别吃了?!

荒川猛的站起来一拍桌子,椅子哐当与大地亲密接触,还带翻了后面的便当。

北边的巷子是药店附近!一目连他是去买抑制剂的时候……!!

难道他发情期提前了?!

不顾满屋子怪异的目光,荒川冲了出去。

荒川恨不得给之前的自己一巴掌,居然因为一目连作风彪悍就忽略他是O!要是一目连真的受伤或者被……

荒川咬咬牙,一目连,坚持住啊!

荒川紧赶慢赶终于到了北巷,来不及喘口气,他大声呼唤:“一目连!你在哪——”

来不及收声,一口水呛的荒川差点把肺咳出来。

我的眼睛为什么是我的眼睛?它为什么要伤害我?荒川扶着墙,拒绝承认自己是煞笔。

一目连从横七竖八的人垫上起身——他还专门挑了个最肥的坐——走过来想拍拍荒川的背,被荒川一只手摁着脑袋乎墙上。

后背估计磕青了,不愧是他一目连看上的男人,单手就能做到那群废物做不到的事。

“一目连,耍我很有趣?”

“特别有趣。”一目连在他手掌下瓮声瓮气回答道,我就喜欢你气急败坏往我套里钻的样子。

那个套更好。

荒川逼近他,显著的身高差让他气势十足,可惜他糊了一目连一脸,视觉冲击效果大减。

“我告诉你,一目连,你要不是个OMEGA,我绝对揍死你。”

语毕,一直没动作的一目连突然抓住荒川的手腕,力道之大痛的荒川不得不松手。

一目连仰头看他,一只手控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环上他的脖子,五指大张掐住后颈,“我也告诉你,荒川之主,你要不是个BETA,早是我的人了。”

荒川顿觉自己掉进了蛇窟,浑身冰凉。

这算什么?天生性别带来的优势?

后颈上的手缓慢加大力道,荒川一拳挥过去,当然没打中,只迫使一目连退了几步而已。

“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是在正儿八经的追你。”

“我是BETA。”

“嗯哼,所以我还在‘追’你啊。”一目连活动活动脖子,敞开的衬衣里暴露出大片纹身。

“我发情期快到了。”

吃药,或者找A去,干我何事。

一目连拿起角落一个背包离开,不忘就给荒川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OMEGA不是只能生育和圈养的玩物,他们,和她们,实际上是和ALPHA一样的佼佼者。论力量,OMEGA无法和ALPHA抗衡,但在其他方面,冷静理智的OMEGA甚至优于ALPHA许多。

现在的OMEGA有能力,也有法律保障活的抛头露面堂堂正正,更有甚者,OMEGA的信息素已经成为了对付ALPHA的一种武器。

“你能想象吗?一瓶小小的高浓缩OMEGA信息素,就能摧毁一整支军队的ALPHA。”当时一目连趴床上抽着事后烟,因为荒川独居又不抽烟,一目连是直接拿他水杯当烟灰缸使。

已经交出去四次的荒川:“据我所知军队只招BETA。”

“现在你知道原因了不?”

知道了,还知道我遇见你就是花田里犯的错。

狗尾巴花田。

ALPHA和OMEGA这种稀有的性别,换个普通人一辈子都遇不见几个,荒川有些幸运,他所在的学校有好几个A,还有好几个O。

天然的校园名人总是惹人眼球,何况这群家伙们还长得特别服务大众。

事情也是普通的狗血,荒川同班的几个混混偶遇落单(?)的一目连,他们知道这是那个长相姣好的男O,不禁色心大起,不由分说把人拖到巷子里准备做点爱做的事情,反正他们是B,也标记不了这个O。

然鹅完美犯罪地点暗巷是想有就有的吗,你是把城市规划当小学生绘画吗。

他们几个就在大街上,被一目连揍了。

笑话,一目连虽然矮了点,可人家胸肌腹肌一点都不带虚的,力量不够技巧凑,大户人家武装起来OMEGA,几个混混算个屁。

一目连拍拍衣角走掉不久,荒川提溜着他新买的锦鲤登场了。

天生助攻命的混混1号心生一计,大叫道:“川哥!一目连他被一群A带走了!我们已经尽全力可还是……”

外冷内热的荒川能忍?!顺着混混指明的道一路追过去。

混混二号问他为什么要坑荒川,荒川恼羞成怒揍起人来也是很疼的。

“我嫉妒他长得好不行吗。”

荒川追上一目连的时机很巧,彼时一目连刚转过一个弯儿,正准备嗑瓶抑制剂。

“一目连!”荒川在后面猛的拽他,受惊的一目连摔在荒川怀里,抑制剂瓶失手滑落,质量贼好没摔碎,就是咕噜咕噜一路滚远。

“你没事吧?那些威胁与你的ALPHA呢?”

才想一记上勾拳的一目连顿了下:这个不是来找打的?

当然不是,二人一番驴唇不对马嘴的解释,荒川恼怒的想扔鱼。

“念在你是好心救我的份上,那瓶抑制剂就算了。”

虽然是BETA,但AO的一些基本常识他还是知道的,荒川皱眉道:“少用那些抑制剂。”

“我发情期到了,能站着和你说话已经很废力——”一目连面色潮红呼吸沉重,身体摇摇晃晃似要倒下。

下一刻他真的摔地上了,碰的一声,一瞬间的效果比抑制剂都好。

震惊的一目连:?!!这是什么展开?你就这么让我摔到了?!!

第一次看到OMEGA发情的荒川:你碰瓷呢?!这还说摔就摔的?

一目连挣扎着靠墙而坐,荒川回过神来去扶他:“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我迷路了。”一目连死命掐大腿保持清醒,他今天带好抑制剂逃课来着,奈何进了一条平时没注意过的道。

讲真学校附近有这条路吗?我是不是穿越了?

当然没有,不然荒川的鱼哪里买的。

“那你家的地址呢?”

“我……我……的……”他在说什么?头好晕……口渴……身体好奇怪……

荒川眼睁睁看着一目连大庭广众之下就要上演限制级,他赶紧扯开一目连的手,整好皮带,顺带把大开的腿并上。

闻不到信息素味道的BETA自然不会被发情期的OMEGA影响的兽性大发理智全无,可这却苦了一目连,因为荒川连给他个临时标记都做不到。

一袋子水兜头浇下,一目连瞬间回神,发现他跨坐在荒川身上磨蹭着,还把人啃的满脸口水。

不等他为自己的羞耻心掩面,荒川用力——真的是用大力,一目连这个O是实心的——推开他,拾起那条可怜的锦鲤收到还剩一点水的袋子里,扛起一目连离开。

“先去我那里。”

脑充血+一直硌着胃+发情期+身边只有一个不解风情的BETA,不怪一目连刚到荒川房子里就吐了他一身。

荒川想给一目连洗个澡什么的,可一看一目连下一秒就会扑倒他的状况,还是果断把一目连推到他房间里——荒川独居,客房全当杂物间用——关门上锁,留下句“等我带抑制剂回来”就迅速安置锦鲤收拾残物,顶着一身呕吐物味儿和O味儿出去了。

回来就收获了一个台风过境的房间,和一个哭着对他呻吟“帮帮我”的赤裸的一目连。

这能犹豫?荒川灌了一目连两瓶抑制剂。

一目连的发情期持续了三天,本来还会更多的,叫荒川几瓶子抑制剂灌下去,硬生生缩短了一半时间。

“荒川之主,我记住你了。”一目连最后走的时候特别霸总的来了一句,荒川沉浸在清闲的喜悦中,没在意。

————

没脑洞了

评论(1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