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咸鱼唯一的区别是

我爱冷CP,冷CP使我快乐

【荒川之主×荒】你寮心真大


OOC×3!

————————————

晴明那边传来消息说,荒变成少年模样了。

荒川听闻此事立即赶往庭院,后面拖拖拉拉跟着一堆水产系式神,留下一地水渍。

突然两道人影……妖影极速飞过,椒图的壳被她们卷起的风刮的转了两圈,头晕。

“这事儿还有比吾更心急的?”荒川喃喃自语,随后问后面那群尾巴:“可有看到那是谁——人——”

话还没说完,惠比寿抓住他就往坐骑鱼上撂,“哎呀老爷子我眼神不好都知道那两个妖绝对是青行灯大人和辉夜姬大人。”

青行灯会过去荒川还能理解,毕竟寮里第一搞事大佬,可是这辉夜姬?

老爷子笑眯眯道:“估计是和荒幻境互压出感情了吧。”

荒川心里咯噔一声,想完了完了完了,要是辉夜姬一个心黑,荒以后别说幻境,连鬼火都别想有了。

思至此处,荒川不敢耽搁,连忙指使鱼:“皮皮鱼,吾等冲!”

晴明的传达有误。

关心则乱,看到坐在樱花树下的小小荒,晴明直接当机,一会儿他回神,立即让小纸人传唤荒川。

都是惹不起的主,我该怎么像荒川解释他要三年起步了?

晴明坐在案几旁感慨万千,没注意到小小荒已经拖着那身对于少年期的他过于宽大的衣服走了过来。

“安倍晴明,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我变成这幅模样。”

“要是我遇到什么都一惊一乍的,早叫这个世界吃了。”晴明扶额,后知后觉发现哪里不对——

“你为什么不惊讶?不对,你……只是身体变小了?”

晴明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小小荒,一米五的个子楞是站出了两米二(包含发胶)的气势。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毕竟少年荒和成年荒气场上相差太多。

咋回事?哪个大佬又又又搞乱子了?这次是搞到神使身上了?

晴明眨眨眼,突然察觉远处逼近的危险,揽住小小荒 往怀里一带,晴明背朝地摔倒,小小荒摔在他身上,案几那里卡了一条裤子。

青行灯稳稳的停住,看到小小荒叉着白嫩的双腿坐在晴明身上,“哇哦”一声。

刹车失败撞树上的三个妖挣扎着爬起来,长得高看的远的荒川一眼就看到NTR现场。

不等他发作,小小荒就愤怒的朝晴明丢了一记星轨,“为什么我这么熟练啊!”悲愤掩面。

安倍·lv.60·晴明把他拎到一边去:“以后少用骑乘位。”

惠比寿抱着晕乎乎的辉夜姬赶紧离开涉黄区域。

荒川上前用大氅包住各处走光的小小荒,小小荒在底下一通收拾,把原来的衣服递给荒川:“小叔叔帮我拿着。”

小叔叔?

荒川狐疑的看着他,晴明开口解释道:“他是身体变小了,其他的都没变化。”星轨还是那点儿伤害。

“找到原因了吗?”

“没有,但极有可能是被悬赏告示板压的,没见白藏主都被压成小白了吗。”

你的蛋都不嫌扯的慌吗。

寮里最任劳任怨的阿爸揉揉太阳穴:“好了好了,这事我会去查清楚的,这段时间荒就别战斗了,荒川,你负责看着他别有什么事;青行灯,你去附近的寮里问问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然后晴明把小白抱来放在悬赏告示板下面,去后院找八百比丘尼占卜去了。

小白:“……”你别想我跺脚了!别想了!

青行灯笑盈盈的看着只披着荒川大氅的小小荒,脑补一万八千字的故事。

荒川抱起小小荒回房间,小小荒踢了他一脚:“我自己能走。”

“吾怕你弄脏吾的衣服。”荒川言罢还给他拢了拢衣领。

这理由不错,小小荒心安理得的靠在荒川肩膀上,冲青行灯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告退了。

嗨呀——青行灯亮出她六星速度的优势极速冲过,荒川厚重的大氅都被她带的飘了起来。

狂风过后,小小荒两条白皙的大腿露在外面。

……青行灯你这技术挺熟练啊。

荒川捏捏小少年的大腿,这软嫩的手感,在成年荒身上真心没有,忍不住又捏了捏。

小小荒拢紧双腿,手勒紧了荒川的脖子,埋在荒川脖颈间一阵抖。

这么敏感?!荒川感叹时间无情,床上的交流越来越多,荒的身体却越发不敏感,以前舔舔大腿根就能引起一串甜腻的叫床,现在给他口不舒服都能被踢下床。

“小叔叔,回房间……”荒川低头,少年的胸膛裸露了一大片,见他盯着自己看,小小荒稍稍拉了拉外套,一口亲上荒川下巴。

不上不是妖,荒川大步回房。

水产系拖拖拉拉的终于赶过来,只看到案几上一条裤子,裤脚一片红麟,一看就知道是谁的。

青行灯在她的仓库里发现了一只小小荒。

“真是不礼貌。”

“我还没计较你侵犯我肖像权呢。”小小荒继续翻找,“你之前那本石距大蛇年兽轮荒川的本子呢?销毁了?”

“没有,在右边第三排第四个柜子里,找的时候长点心,别把轮你的翻出来了。”

他站起来青行灯才发现这衣服没见谁穿过。

“你这衣服是荒川给你准备的?”

“嗤——荒川逼着络新妇速成的一套,务必保证脖子以下一点都不露。”小小荒晃了晃他的黑手套。

“怎么?荒川想玩禁欲系?”青行灯笑的玩味。

小小荒愤怒的摔了一堆人兽……妖兽R18本子,“你下次可以玩阳痿梗。”

“怎么说?”

“我裤子都脱了他却说行房事会对我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虽然不是喜闻乐见的展开,但是荒川没错。”

小小荒泄气,抱着一堆本子打算离开:“最近你去阎魔那儿躲躲,本子都收到匣子的匣子里吧。”

青行灯摆摆手:“知道啦,在大佬眼皮子底下的生存之道我还是懂的。”

小小荒懒得和她理论什么。

青行灯和匣中少女收拾本子的时候发现她的最新力作彼岸花ALL的本子不见了,她当机立断道:“匣子我们现在就去冥界。”

“可是这些东西都还没收拾完呀?”

“你不懂,荒川看到他的本子没事,看到荒的本子怕是要发大水的。”

荒川没淹了青行灯的仓库,主要原因是他不知道她的仓库在哪儿,次要原因是他被青行灯的脑洞惊呆了。

“原来皮肤塔里这么淫乱的吗?”

“还能有这种姿势?”

“在这个地方做会被反魂的吧?!”

荒川坐在床边,翻着荒丢满地的册子,学习知识。

“小叔叔,这个姿势怎么样?”小小荒指给他看。

极力忽略掉两张熟悉的脸,这是把承受者双腿并拢抱在腿上的姿势,一是要求二者体型差要很大,二是要求承受者耐操。

以前他们做不到第一点,现在嘛……

荒川敲了敲他的脑袋:“别想太多,一切等晴明那里有消息了再说。”

荒一条腿卡进荒川双腿之间,磨蹭已经抬头的硬挺,“小叔叔,你为什么不听从你的本心呢?”

荒川摩挲着他柔顺的头发,不说话。

“呐,做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情……”荒故意咬重了“做”。

“吾现在最想做的事情……”荒川撩起他一缕黑发,吻了吻。

荒川丢掉了寮里所有的发胶。

第二天,荒川被酒吞童子打死了。

小小荒坐在廊下吃瓜看戏,晴明坐在他旁边。

“你不去阻止?”

“他是活该。”小小荒吐掉瓜子壳儿,“有头绪了?”

“有了,是因为最近阴界裂缝的影响,你的力量被吸走一些,多补补身子就好了。”

小小荒瞟到帚神身上。

“但你都六星满级了,吃达摩不划算,你还是选择补魔吧。”

小小荒瞅他:“我说不管用,你得让那个死脑筋开窍,不然我吃你十个八个黑蛋。”

“行行行谁让你们都是我的崽儿呢,”晴明起身,“川崽儿呢?”

“你桃崽儿那。”

————————————














评论(1)

热度(72)